第35章三十五金河术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愚蠢!”

  孟浮话音刚落,一道金灿灿的符篆便如烟花怒放般轰然炸响,袭向了仍怔在原地的萧赫。

  “快躲开!这是火球符!”

  一旁的丁言惊怒交集,连忙出声喊道。

  火球符虽只是一品符篆,但其封印的火球术以暴烈着称,即便是他们以真元境的道行硬抗,想要不闪不避的接下火球符,多半也是重伤。

  眼看火球符就要击中萧赫,后者不愧是真元三重境的道行,竟是在片刻间挪动身子,勉强避过了火球符的偷袭。

  萧赫心中一松,正欲为自己被戏耍而羞怒,眼角忽而瞥见一道微弱的黑芒闪烁着,他脑海中霎时千回百转,急道:“小心!”

  话一出口,那缕幽黑的光芒便向丁言骤然袭去,后者的运气可就没萧赫那般好了,方才反应过来,就觉腹间一阵剧痛。

  丁言低头看去,原是腹上被破了一个孔洞,汩汩鲜血似溪水般流淌而去,不过片刻时间,他的面色已是煞白无比,惨叫一声,竟直直向后跌落!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

  萧赫见此,面色亦是一白,看向孟浮的目光陡然变得忌惮起来,饶是他道行高出丁言两个小境界,也无法这般轻易将对方击杀,如此一想,他的心中更是大为凛然。

  而孟浮将目光从丁言的尸身上收回,投向严阵以待的萧赫,面色仍是平静无比。他方才假借以火球符袭击萧赫的机会,使丁言疏于防备,后者果然如他所料未曾提防,却是让孟浮得以凭借“阴魔刺”这一术法一击建功!

  阴魔刺本就以隐匿、歹毒闻名,孟浮与丁言道行相当,在有心算无意下,能够将其灭杀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“嗯?”萧赫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,看着丁言尸身上飘出的丝丝黑气,不由惊道:“你是魔门修道者!”

  在青城州北部,大多是仙门修道者的势力,寻常魔修若是出现,可谓是寸步难行。眼下从丁言身上冒出的魔气来看,孟浮魔修的身份暴露无疑。

  闻言,孟浮的神色略显阴沉。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没想到被揭穿的日子来得这般快。

  修炼易气诀固然能让孟浮将一身魔气掩盖住,但前提是不能调动太多的真元,否则就会使秘术失效。过去的一年中,孟浮颇为谨慎,能够不动手尽量躲避,又加上他频频改换容貌,故而从未遭遇到今日这种情况。

  孰料方才为了应付两人,竟是将魔修身份暴露出来,可以想见,若是这件事传出去,必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这般一想,孟浮看向萧赫的目光愈发寒冷起来。

  似是察觉到孟浮的变化,萧赫冷笑一声,道:“原来是魔修,难怪鼠头鼠脑的,偏又诡计多端!方才若非丁道友一时大意,也不会让你得逞,现在我已有了防备,道行又高出你两重,看你还能翻起什么大浪!”

  说罢,萧赫飞快结出锐金印,一道金刃自手中疾射而出,其上的锋锐之气宛若寒芒,令人震颤不已。

  孟浮神情显出几分凝重,对方道行已达真元三重境,不仅熔炼了地煞之气,甚至还将地煞之气尽数转化为罡气,真元威力增添了数倍,这随手拈来的金刃术,较之大成之境也相差无几!

  心中动念,孟浮手中结出星火印的同时,迅速凝出一朵翡翠般的鬼火,与那来袭的金刃猛然撞在了一起!

  “砰——”

  已达圆满之境的鬼火爆裂开来,将那道金刃也笼罩于其中,但孟浮的真元虽说在这一年中大有长进,但离破境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,更何况对方凝煞成罡后的真元委实霸道无匹,两者相撞,孟浮受到冲击,明显后退了数步。

  “哼!”萧赫冷哼一声,面上虽是不屑,但心中却十分震惊。他与孟浮道行相差两重境,本该是碾压的姿态,孰料骤一碰撞,虽是他占了上风,但并未造成什么伤害,更遑论一击败敌了。

  如此一想,萧赫眼中掠过一丝果断,再拖下去说不得对方有什么手段留着,倒不如以浑厚的真元直接碾压过去!

  将道基中的淡金色真元催动,萧赫神情肃然,手指如蝶舞动,迅速结出锐金印,霎时间,一条金色洪流凭空而现,裹挟着澎湃汹涌之势,朝着孟浮头顶轰然压下!

  孟浮心中一惊,这术法乃是位列三品的金河术,凭借雄浑的真元幻化作汹涌河流,是堂堂正正的以力压人之法,最是霸道无比。

  思绪转动,孟浮连忙催动真元,以山石印凝成一道术法——石化术!

  自孟浮晋入真元境后,还是首次以石化术对敌,这侧重防御的术法,仅仅是二品而已,可在此时对上金河术,无疑是明智之举

章节目录